心情论坛


« 2024-6-1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搜索文集




在线朋友: 0

0 位朋友, 0 位游客

继续,主题:张爱玲
       我发现我爱屋及乌已经到了极端……
  
  在书店无意发现这本书的时候,那一刻,我有种想落泪的冲动。不是激动而是感慨自己在这个时候遇见它,时间来的正好--这样的时机,读懂他最恰当,我以为

      胡兰成的《今生今世》,以前没有读他的时候,很厌恶他。爱玲那样骄傲的一个女子,却在遇见他的时候,变得很低很低,可以低到尘埃里去,然而他竟不领情。

  花了一个下午读他的“民国女子”,两遍,每每看到谈论名字的那节都要流泪不止。

  爱玲对兰成说:“那时你变姓名,可叫张牵,又或叫张招,天涯海角有我在牵你招你···" 爱玲说出这话的时候,必定已经在用心了。我幻想那个时候胡心里一定也是心怀感慨的吧



       然而,他始终是个多情的人。他花了一个章节,用“民国女子”来做标题写爱玲。可见他心中对爱玲还是存有一定位置的。然而,多年以后的回忆,是带着怎样感情写下这些的他或许不能想象爱玲看到这些会做和感想。我不是爱玲,也不敢想象,但必定不会再有低到尘埃里了吧。

  男欢女悦,男欢女爱。是以风花雪月做背景的词。亮丽,又缠绵。胡兰成格外钟爱“欢”字。说比称爱人好,所以他多情。
    
  我看不惯胡在"民"里,对爱玲所做的评价。初看之时,以为胡是在自叹不如爱玲的才识和个性。然后再读第二遍,却分明看到了胡故作清淡的自得。他在窃喜爱玲对他那种低到尘埃里的感情。窃喜也罢,自得也罢,胡对女人,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知。是知,可不是他自诩的知己的知。他,只是个深知女人心理的人。所以,他可以在爱玲写出纸条“不要再找她”的时候,换个实在的人,只怕真要郁闷不去了。他依然去,而且还天天去。他知道,张爱玲就要“沦陷”了。而她见了他果然欢喜。
     
  说离开是为了被挽留,拒绝或许是接受。

  女人,因为持或者什么,就容易这么口是心非。

  而他,真是深知女人这心理。情场浪子都是这样的“知人”。他对她,只是文人棋逢对手的折服。而又那样“招惹”她,却似是半因虚荣,半因“挑战”。一个自诩“永结无情契”的人,需要这样的验证:她对他却是真爱着,所以低作尘埃花;所以欲仙欲死的抚他的眉眼,一遍遍喊他“兰成”;所以众人皆有不好,惟他是聪明。连他英文不好,她都要觉得自己抱歉。

  爱情最大的幸福,是发现自己爱着的人正好也在爱着自己;最大的不幸,是情深的遇见的情浅的,情真的遇见情虚的。

  所以,他们之间所谓的爱情注定不幸,至少于爱玲来讲是不幸。“我倘使不得不离开你,亦不致寻短见,亦不能再爱别人,我将只是萎谢了”。

我不说胡不配拥有爱玲这样深的情,至少爱玲从来不说他们之间的不平衡。作为旁观者,亦如此。想必,爱玲也有属于她自己的回忆吧,她敢爱,就不对自己负疚。

  把自己逼到无路可退,然后终于可以,把你从我的心上撕去。然后终于可以,直起身来,恢复了自己的高度。

  人生若只如初见,不如当初只做最知心的朋友?从不后悔爱过你。
  爱屋及乌到了极端,我想如果是我,在爱玲的身份上,我也会爱你,低到尘埃里,只因为你是懂得她的心的,尽管多情。但情却不伪,只是不专一而已。你是浪子,可如何专一的了?


       开始迷上张是在2002年,那时候,在某杂志上看到她那篇散文《爱》:
   
  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间,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了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哦,原来你也在这里吗?”

  因为,和自己好像,就因为某句话,而陷入了某种状态。尽管说话的人或许无心,但听者有心... 这是悲剧。
  张的爱情,旁人没有资格评论值不值得,爱情,没有值不值得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 本帖最后由 沙慈 于 2009-7-31 04:08 编辑 ]

发表评论


本文章已关闭或您没有权限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