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论坛 » 『动漫欣赏』 » “我要怀着对世上所有美好事物的谢意,放下我的笔了”


2010-8-26 20:41 冷灺
“我要怀着对世上所有美好事物的谢意,放下我的笔了”

隔了许久~我又来到这里了~回归帖是如此沉重的内容,请大家见谅
6N9M"r y0y(V;T#Y..
W ?(Z4m*}(Z/I2~Y&p.. 不过,作为动画的爱好者,以及现在已经身处这个行业的我来说~今敏的去世是个太过突然也太过震撼的消息。天妒英才,这次却太过直接太过突然了……
uX"d:[6CL"}7rA.. )y({"uhHg..
再次请大家见谅,在这个给大家带来无数好心情的地方,我带来了这么沉重的文字。不过还希望大家能平静的看一看,一位伟大的导演留在世间的最后的文字……
c^c+x5p.. 5FBz&YS5IC..
9hbn2\^5H'SU"c%F..

4yP}4IH G,Td!d`.. 7I}'l+]I2|LD&S3c..
感谢网友kinnsan热情翻译 V5\L}'[&jW b.V9je..
2v#OZ0QE$M-M..
---------- ;Wjw}L%}H9c..
u1^8X@jC/gsk..
这是今敏导演的遗书翻译
F3sH}EK7H2Y U,I|F.. 刚刚看到泪流不止,我就决定要翻了
(Ijz*ihIS&k.. 因为是直接翻过就贴上来的,加上心乱如麻,如有什麽错误还请见教 zF4?)Tw.yl(v..
4r7sZ7PA o$@K..
补上连结:
d8ny%VA0w.. 今敏导演的官方blog: ~Dee{|..
[url=http://konstone.s-kon.net/modules/notebook/archives/565]http://konstone.s-kon.net/modules/notebook/archives/565[/url]
:n+t Wa!O!Gr.. 因为被连结挤爆了所以看不到 Xt m(G e..
可以看下面这边的转贴: !T#l N l"_..
[url=http://www.niseko.net/nobuo/archives/4165]http://www.niseko.net/nobuo/archives/4165[/url] arwj,Q+`}iu:S..
--
` nQ2SG$Q8l-W..
%reU W mJe5h.. 再见了。 3k"`8v?`mA..
AxyoA5u+Yp..
今年的5月18日,是我忘不了的日子。 4G(y,d:^|*e[/b..
这一天,武藏野红十字医院心脏内科的医师作出如下的宣告:
"_5eQ$Jc]&EDi.. 「你是脾脏癌末期,癌细胞已经转移至全身各处骨头,最多只能再活半年。」
/tF6^1{HF^a/}Y.. 我跟内人一起听到这番话。命运实在太过唐突、太过没有道理,使我们俩几乎无法 Bp{3s7w..
独力承受。
NPQ-W2_Q+G.H Y.. 我平常心裡就在想: }.pT-Cv8lHU i..
「随时都有可能会死掉,这也是没办法的。」
-Y$cVp+zW5?.. 但这未免太过突然了。
$C3YC?0o4VS..
9U'n,yej)c.. 不过,或许真的可以说是有事先徵兆。2~3个月前,我整片背部各处,以及我的脚跟等
Dbsp"l.. 部位都出现剧烈疼痛,右脚也使不上力,走路更出现了很大的困难。我有找过针灸师与
8@iI%? V y.. 整嵴师,但状况并未改善。经过MRI(核磁共振)与PET-CT(正子断层扫描)等等精密
FJ6~$dD[.. 仪器检查的结果,就是刚刚那段「只能再活半年」的宣告。 myjG"Pp..
这简直像是回过神来,死神就站在背后似的,我实在也是束手无策。
'J [keD..
I-o!I5D\f4JQ4qR.. 宣告后,我与内人一同摸索活下去的办法。真的是拚了老命。 9x/g6d ~me..
我们得到了可靠的友人以及无比强力的支援。我拒绝抗癌剂,想要相信与世间普遍观念
$wVQm8`0Rnt.. 略略不同的世界观活下去。感觉拒绝「普通」这点,倒还挺有我的风格的。反正多数派 cVNC)l'[..
当中也没有我的容身之处,即使是医疗方面也一样。同时这次也让我体认到,现代医疗
x.~W v8Y:T cO z;oSd.. 的主流派背后,究竟有着什麽样的机制。
Aw+v:WH1n.i!W.. 「就在自己选择的世界观当中活下去吧!」 MH EAES"O9c,f..
可惜,光靠一股气力是没有用的,这点跟製作作品时一样。
!k}.C:q.d,@ \vU.. 病情确实一天天的恶化。 -b]aop..

(`?Fa}zV.. 同时我也算是一个社会人,因此平常的我也大约接受了一半的世间普遍世界观。毕竟我 U&N+MJD\t f..
也会乖乖的缴纳税金。就算不足以自傲,我也够资格算是日本社会的成员。
%QA2?/z&Zee5LZx.. 所以在与我「活下去」的世界观作准备的同时,我也打算着手 1b |B8a*uaT D..
「替我的死亡作准备」。
/C#X7}*z8o el jd r.. 虽然完全没有就绪就是了。 ?u5R(e,u7H.hD..
准备之一,就是找来两个值得信赖的朋友协助,成立一间公司,负责管理今敏微不足道 M1N TF"BD+}^..
的着作权。
@ t0U&n6_.. 另外一项准备就是,写好遗嘱好让我并不算多的财产能顺利地让内人继承。当然了,我
6L%o1c`U.. 死后应该是不会发生遗产争夺战,但我也想替独活在世界上的妻子尽可能除去不安,这
LG%YhR3V$}Y.. 样我才能稍微安心地离开。 2Fz+~bEIy..
u(Bw E3N y CJ5U..
各种手续,我与内人都很头痛的事务处理、事先调查等等,由于超棒的朋友相助,进行 { o;Z9^ Mm:zgX..
得十分迅速。
O U,k!aZ,zsH|.. 后来我併发肺炎的危急情况当中,意识矇矓地在遗嘱上签下最后的名字时,我心裡总算 OG(\+e lO CtK..
是觉得:这样死掉应该也可以了吧。 ["uXUoW..
「唉…总算能死了。」 [ _:Co/cu T,[%Q..
毕竟在两天前就被救护车送到武藏野红十字,过了一天又被救护车送到同一间医院。也 GL?^Nb..
因此住院作了详细检查。检查结果是併发了肺炎,肺部也有严重积水。我跟医生问了个
&H fdm2vN a.. 究竟,他的回答倒是挺官腔的。就某方面而言,也挺感谢他的。
8PRFZL yG.. 「顶多只能撑个一两天……就算熬了过去,最多月底就不行了吧。」
)` b7E ?x G#L-A"t.. 听着听着我心想「怎麽讲得跟天气预报一样…」不过事态确实越来越紧急了。
`Q!q(FJ:}:l.. 那是7月7日的事。这年七夕也未免太残忍了。 "f;pKC S&J8s;[..
1WFxPUni..
所以我很快地下了决定: (x1C%xk]?8YUs..
我要死在家裡。
6nA%wO4{"W zH.. 或许对我身边的人而言,最后仍然给他们添了很大的麻烦,好不容易才找到能让我离开 F K(~9J`/j,Z0f..
医院回到家裡的方法。
h,?&DH$N%p5@.. 一切都多亏了我妻子的努力,医院那看似放弃却又真的有帮到我的实际协助,外部医院 |X's"j m..
的莫大支援,以及屡屡令人只能认为是「天赐」的偶然,甚至让我无法相信现实当中的 %F4asis)b]..
偶然与必然,竟然能这麽巧合地环环相扣。毕竟这又不是「东京教父」啊。 6ca)E-G_*E,x..
lI2XgS1s1^!O5A..
在我妻子替我设法离开医院奔走时,我则是对医生说「就算一天也好、半天也好,只要 X.hQp L6zc..
我留在家裡就一定还有办法!」说完后我就一个人留在阴暗的病房内等死。
tv }W0x4CJ.. 当时很寂寞,但我心裡想的却是: "XaaDu T..
「死或许也不算坏。」
k A$Qv:d{0b_k.. 这想法不是出于什麽特别的理由,或许是因为如果不这麽想我就撑不下去了吧,但总之,
MX2L U2`l6J.. 当时我的心情是连我自己都非常惊讶的平稳。 D&|R$Q%S..
只有一天让我说什麽都无法接受。 h s.P^ I`z;X(H..
「我说什麽都不想死在这种地方……」
8\i f fFX(q9B.. 此时眼前挂在牆壁上的月曆开始晃动,房间看起来越来越大。 7z*D#yhFKm..
「伤脑筋……怎麽是从月曆裡跑出来接我走呢。我的幻觉真是不够充满个性。」
|at(pi:X.. 此时我的职业意识仍然在运作,令我忍不住想笑。但此时或许是我最接近「死亡」的一
r]pt'JV{Tx.. 刻吧。我真正感觉到死亡的逼近。 k(qTU"M#r0[..
在「死亡」与床单的包裹之下,加上许多人的尽力而为,我奇蹟似地逃出了武藏野红十
]!c:O3qI#h.. 字,回到自己家中。
Woa-s;?o.. 死也是很痛苦的。 J"Ll&h ReZ0h..
我先声明,我并不是批评或是讨厌武藏野红十字医院,请各位不要误会。
C[EFF0~9gu.. 我只是想要回自己家而已。
^9k(Lrk.. 回到那个我生活的地方。
IU:L_ Rwf..
eK`?L,U[.. 有一点让我略为吃惊。就是当我被送到家中客厅时,居然还附带了临死体验中最常听到 Quq+fCg*T[&rv6X.t..
的体验:「站在高处看着自己被搬到房间内的模样」。 7k!D ?gj..
大概是站在地面上数公尺的地方,用有点广角的镜头俯瞰着包含着自己的风景。房间中
.P'Q3D MI GA+d.. 央的床铺的四角形,给了我特别大的印象。被裹在床单内的自己,放在那块四角形上。 )c9r+]7n5}zk..
感觉并不怎麽小心翼翼,不过也没什麽好抱怨的。 d ? fo]c I2]CP..

9JeQBG9X.. 我本来应该是在家裡等死的。 f ? a;H%WKV t..
没想到。
;Aq M6_,e.. 我似乎是轻轻鬆鬆地翻过了肺炎这难关。 v1U!W8b}W@PD9Z..
哎呀? X!W$d@-OSaVO..
我居然这麽想:
/c JZQ3x`2lO.. 「竟然会没死成啊(笑)」 %jN9v"\!s lPvn..
后来满脑子都只有「死」的我,觉得只有一次真正死掉。
:UBb7?'R7VQ.. 在朦胧的意识深处,「reborn」这个词彙晃动了数次。 Yy P@W'F7h8?5A..
不可思议地,第二天起我的气力再度启动了。 s!kAc I..
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我妻子、来探我的病分我一份元气的那些人、来替我加油的朋友、
#o8xs*dO E.. 医师、护士、看护等等所有人的功劳。我打从心裡这麽想。
+nfKD;t#DOh.. *j*j9vd0c-s8n+r..
既然活下去的气力都再度启动了,我就不能继续模模煳煳地下去。 XLYdDU j w..
我谨记这是多分到的一段寿命,所以我更得好好运用。 6NLfiy*n..
同时我也想要至少多还一份人情。
QU,FR^W8K0@(A.. 其实我罹患癌症这件事,我只告诉了身边极少数的人,连我双亲都不知道。特别是这会
IM)E9E6~?v.. 替我的工作製造许多麻烦,所以我说也说不出口。 phcxds W/y..
我本来也想上网宣布我得了癌症,每天跟大家报告我剩馀的人生,但因为我担心今敏即
q)?b I,h J.. 将死亡这事说来虽小,却也会造成许多影响,也因此非常对不起身边的亲朋好友。真的 *`d9{*WZr:F..
是非常抱歉。
&}3s'D"_b9]c.. z#B@&Cz1p}..
死前,我还想再见许多人一面,跟他们说几句话。 7P\P9j9S&K..
这段人生当中,我有家人,亲戚,从国小国中开始交往的朋友,高中同学,大学认识的
ZJ"pwey.. 同伴,在漫画的世界当中结识并交换许多刺激的人们,在动画的世界中一同工作、一同
"i_7m(Tu h ? ]!G)S Hj.. 喝酒、用同样的作品刺激彼此的技术、同甘共苦的众多同伴,由于担任动画导演得以认
HC| aVn.b)R.. 识的无数人们,以及世界各地愿意自称是我的影迷的许多贵人。还有透过网路认识的朋
-Hi@)y,U.. 友。 7SZ"ga;]"TU/F..
Vy:z;V2a..
如果可以,我还想见很多人一面(当然也有不想见到的人)。但是见了面后,感觉我脑 /B1]}tO j-z+l(S;U..
子裡「我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了!」的想法会累积得越来越多,让我没有办法乾脆地赴死。
;e`R rJm.Xz.. 同时即使略为恢复,我所剩的气力也不多了,要见别人的面需要莫大的决心。越想见面
Ad5AF4JV6Fk6o.. 的人,见到面却越痛苦,真是太讽刺了。 4K8EV Zrd5g(s..
再加上,由于癌细胞转移到骨头上,下半身开始麻痺,我几乎无法下床。我不想让别人
M|f*A[S.. 看到我瘦成皮包骨的模样。我希望许许多多的朋友记得的能是那个还充满元气的今敏。 'P-y)O\*lLYW u..
不知道我病情的亲气、所有朋友、所有认识的人,我要藉这个场合跟你们道歉。但我真
x:dK/X"G}Q0?!nC)@.. 的很希望你们可以理解今敏的这份任性。 +?*@`3`]!{;X..
因为今敏本来就是「这样的傢伙」嘛。
LIVN!wJA$_hW.. 想到你们的脸,我的脑子裡就涌现许多美好的回忆与笑容。 a|){&]2ML.~'Z `;I..
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给了我这麽棒的回忆。 s]+Zu0}NP m;~q..
我好爱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 .{H2Zq\ z,Z..
这样的想法,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q [@ \YS_T&w..

f"t"W8G$v8se,Is.. 在我的人生当中认识的不算少的人们,无论影响是正面或是负面,都是构成「今敏」这 iI O']GJ?g1x..
个人的必要成分,我要感谢所有的邂逅。虽然结果是我四十几岁就早逝了,但我也认为
qbvl`'@.. 这是无可取代的我的命运。同时我也有过十分多的美好经验。
$ZLM%Wz7K.. 现在我对于死,只有这个想法: R\/@*Efc..
「也只能说遗憾了。」 }&e&]%g"j D..
是真的。
v&K.F)C0P.fK+U.w..
+A ~~R#wZ'A"A.. 虽然我可以把这麽多的亏欠想成是无可奈何的,并且放弃,还是有件事让我说什麽都过 !t&X]Uo @1u..
意不去。
C!ZCP+QV9r4~]m.. 就是我的双亲,以及MAD HOUSE丸山先生。
SVopQL.. 一方是今敏的亲生父母,另一方则是动画导演方面的再造父母。 @H{8gB/XK9V..
虽然是有点迟了,除了坦白相告,我也没有其他方法可选。 t!WhF8}..
当时我真的希望获得原谅。
Ig4cIC*Q Q0M(K C9W..
xa@c%lzs\.. 看到丸山先生来到家裡探望我时,我控制不了我的泪,也控制不了自惭形秽的想法。 {p~0sf..
「对不起,我居然变成这样……」 2m#xyS)U6w v..
丸山先生什麽话也没说,只是摇摇头,握住我的双手。 8P C[NZ:p/A..
让我的心裡充满了感激。 d!WG!l!}k..
能够跟这位先生一起工作的感激之情,化为无法诉诸言语的欢喜,怒涛般地席捲而来。 #t J4{Vp)G b.F..
这话听起来或许十分夸张,但我真的只能这麽形容。
'h+N]q:S#|9q+F#G2w.. 或许只是我个人妄想,但我真的觉得有一举获得原谅的感觉。
"})V#`fG i..
0N&} t#JD1S,|4am:_.. 我最放不下的,就是电影「做梦机械」。
;d*O8FF:J.. 电影本身固然如此,所有参与的工作人员也让我非常的挂心。因为搞不好,一路上含辛
cZ1pKk4gVX.. 茹苦画出来的画面,是非常可能再也无法被任何人看到的。
t|)Aj&MB!b'B.. 因为原作、脚本、角色与世界观的设定、分镜、印象音乐……等等所有的想法都在今敏
0H7~X*y|.. 一个人的心中。
3PF{3Q(x.. 当然了,有很多部分也是作画监督、美术监督等等许多工作人员所共有的,但基本上这
nF?:s6n6OW.. 部作品只有今敏知道是在搞什麽,也只有今敏做的出来。如果说会变成这样全都是今敏 ](T c0K-~'?..
的责任,那我也无话可说;但是我自认我也是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希望能跟大家一起分 *@"k CP~..
享这个世界观的。事到如今,我的不对实在令我椎心刺骨地痛。
DA0`r0aE3NbR#h.. 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各位工作人员。 rU5^:i;~)Ek1I%f..
但我希望你们稍微理解。 TE~1Em7bZ%}..
因为今敏就是「这样的人」,也才有办法作出浓缩了许多与其他人不一样成分的动画。
HM ^#\ TZE'^.. 这说法或许十分傲慢,但请各位看在癌症的面子上就原谅我吧。 Ni~S*L@5q..

3s0lY/L/Q.. 我并不是茫然地等死,我也在拼命地绞尽脑汁,好让今敏亡后作品也能继续存续。但这
/D#dn!N@ b#RRR0o.. 想法也太单纯了。 #Bd(V%gT'o0LE..
我跟丸山先生提到我对「做梦机械」的挂念, 4TT~5S)}j d N-@w..
他只说了: m dG'iz'_FH..
「放心,我会替你想办法的,不用担心。」 3p9^H.xz^-r..
我哭了 !hCi$th6i2g..
我真的痛哭了。 .|4mx+keo i+T7r3G..
过去在製作电影时、在编列预算时,都欠了他不少人情,最后总是丸山先生在替我收拾
B7C\Kbd"Fd)~.. 善后。 W3q3C3D;I9R4B9P:[..
这次也一样,我一点进步都没有。 #[b.hT&\:l..
我跟丸山先生有很多时间长坛。也因此,我才稍微实际体会到,今敏的才能与技术在现 #V7J`E3b%k+J}l(T[T..
在的动画业界当中是十分珍贵的。 ,aa X$O?TBz,R..
我好惋惜这些才能。我说什麽都想要留下来。 8Cc}"g)T8k..
不过既然The MADHOUSE丸山先生都这麽说了,我总算能带点自信,安心地走了。 i\X2J*iptwD..
确实,不用别人说我也单纯地觉得,这怪点子以及细部描写的技术就这麽消失了真的很 R![@L;_*lt*P1{..
可惜,但也没办法了。
'~1bt$@'?:N0O BW[.. 我衷心地感谢给了我站在世人面前机会的丸山先生。我真的很感谢你。
N)Pz r(Ab8p/c.. 以动画导演身分而言,今敏也够幸福的了。 *r vr(Cc'd,h)Z8KZ..
;k S6UF#aK..
告诉双亲时真的非常的痛苦。 8H%P+Kv!K!w|4j(P,Bn0m..
其实我也想趁着还能自由行动时,自己前往札幌,跟双亲报告我得了癌症这件事,但病 5k-^Un!Z2[H(H/y..
情恶化的速度实在快得可恶,最后我只能在最接近死亡的病房内,打了通唐突至极的电 `_C EEir&q..
话告诉他们。
L:g"e {?G_'Kj @.. 「我得了脾脏癌,末期了,马上就会死。能当爸爸妈妈的孩子我真的很幸福。谢谢你们。
7Y*K.A ?ep6s..,Q(M[XRP0q!K..
突然说出口的话,并没有酝酿很久,毕竟当时我已经被将死的预感给包围了。 )qw:F4q9I'pB..

g-H)X)}YA Be&P.. 直到我回到家,好不容易度过肺炎难关时。
a%C{k8h&X~.. 我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定与双亲见面。 9f cP#zU.vC6R..
双亲也很想见我。 +B1{m!v$dAVz~+Q..
见面反倒痛苦,我也没有气力见面……但我说什麽都想看看他们的脸。我想当面跟他们 g0I{O-[Mv..
说,我很感谢他们生下我。 *Q ~-?(bG..
我真的很幸福。 [j(m#BYVq..
虽然说我的生命走的比别人快了一点……这点让我对妻子、对双亲、对我喜欢的人们都 2Y1]V-eMXx..
很不好意思。
VM(yci`.. 他们很快地就回应了我的任性。第二天,我的双亲就从札幌赶到我家。 I4D6R$CoR..
刚看到我躺在床上,我妈脱口而出的那句话我毕生难忘。
8g2O-h\p.. 「对不起!我没有把你生成一个健康的孩子!」
6Y)bQ#m Wx[+?m.. 我说不出第二句话。
I/~!QA5A T7v4Ax.. ,CY2c-y8v&ey)I..
跟双亲生活的日子并不算长,但已经够了。
Ux b;{"IL%\:@(W.. 我觉得他们看到我的脸,就能明白一切,事实上也是如此。
["E } m:@9iL9I0d..
&k3v2h2cA9~C.. 谢谢你们,爸爸,妈妈。 wU7\m o+i#Vx..
能够以你们两人的孩子的身分诞生在这个世界上,是无比的幸福。 ^6cq%|+~N4yJ9d-y..
数不尽的回忆以及感谢,充满了我的胸膛。
Xu5X,w4N:K.. 幸福本身也很可贵,但我更感激不尽的是,他们让我培养出能感受到幸福的能力。
2SZ X.?U;go3G {8|.. 真的很谢谢你们。
:Dn~$Z ]!N,L%}..
#^s2KT6QD kC5{m?"x%x#s.. 早父母一步先走非常不孝,不过这十几年当中,我以动画导演的身分充分施展自己的本
UXN~I&W C.. 领,达成了我的目标,也得到了相当的评价。唯一遗憾的是不算很卖座,但我觉得已经
+VMC+A m%Zg0n3l.. 足以报答他们。 :Ju1h"Ot2x;^RE)]..
特别是这十几年来,我的生命密度是别人的好几倍。这一点我相信双亲跟我一定都知道。 O\)Il)`GV*[$@..

-s,cS"EN?.. 能够跟双亲与丸山先生直接对话,让我卸下了肩头上的重担。 (S5UX$}| \ K..
(pQi,OCL..
最后,是比谁都让我挂念,却又直到最后都极力支撑我的妻子。
6w2E rr2}.. 接受医生的宣告后,我们两个人对泣数次。这段日子,每天对我们的身心都是煎熬。甚
S)yP d+XI P'x _*Y0_.. 至无法用言词形容。 #Z n.Ix:erS ~*i..
可是,我之所以能够熬过这些痛苦又无奈的日子,全都是因为医生的宣告后,妳说的那 X?|$P9K..
番强而有力的话:
+B6Xz K\'Jel{.. 「我会陪你走到最后。」 r4D0Z7x%k ^,|/t&m5F..
妳这话一点都没有错。彷彿是要摆脱我的担心似的,面对那些怒涛般从各处涌来的要求、
.nYF5Z$J8s.. 请求,妳整理得井然有序,同时妳一下子就学会了如何照顾自己的丈夫。妳精明干练的
a@R f6[8ZM.. 模样,让我非常感动。
m6d q i7^ tz0ku.. 「我的妻子好厉害啊!」 !ZEPK!D'v..
都到这个地步就别说这些了?不不,是因为我深切体会到,妳比我一直以来所认为的都
wb%n1|Hj2Yc.. 还要厉害。
:`&}?U^p.. 我相信在我死了以后,妳一定也能很顺利地将今敏送走。
:A {+G-r%G s rm.. 回想起来,结婚后我每天都忙着工作工作,现在想想唯一悠閒地待在家裡的日子,就是
/K3T@1])PX.. 罹癌之后,也真是太过分了。 C8V7pL6T k5xc..
可是,我身旁的妳非常明白,忙于工作的人就是有所才能的人。我真的很幸福,真的。 j } cGL#F;Q..
无论是活着的日子,还是迎接死亡的日子,我对妳的感谢都无法诉尽。谢谢妳。
3]Nh$r%l)_..
w+I,f!zv(}-^!|z.. 还有很多事情让我挂心的,但是一一细数就没完没了了。万事都需要一个结束。 emQD0Vs\"b.TQ'W6j..
最后,是我想现在应该很难接受的……答应让我在家裡接受癌末照护的主治医师H医师, 0Z#Y p+l T!?..
以及他的太太护理师K女士,我要对你们致上深深的谢意。
K,Mw$JOrV!W.. 虽然在家裡进行医疗是非常不方便的,但你们仍顽强地替我想出各种方法缓解癌症带来
2]XYE[&n|.. 的疼痛,在死亡逼近时你们也极力设法让我过的更舒服一点,这真的帮了我很多。 (?+@t"S ou:n Gq..
不光是如此,面对这个不光是麻烦,态度也异常高傲的病患,你们跨越了工作的框框, -@ H;N6`6d ZF..
用更人性化的方式帮助我们。真不知道该说是你们支撑着我们夫妻,还是拯救了我们。 +I%p-EJz cj`r..
同时医师贤伉俪的人品也不时地给了我们鼓励。 S'c9K MAlq$B..
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们。
TKD XJOr(e..
w3\#SIn DGF.. 这篇文章也到了最后了。在5月半知道我寿命所剩无几时起,不分公私给了我们异乎寻常
0sCH:nTA.. 的尽力协助以及精神支援的两位朋友,株式会社KON’STONE的成员、同时也是我高中时 s/}dN}.OU*^..
起的好朋友T先生,以及製作人H,我要衷心感谢你们。
F}6W-Yp5dUI.. 真的很感谢你们。从我贫乏的语彙库当中,很难找出适当的感谢词,但我们夫妻都深受 Y KiL8~{l..
你们的照顾。
y%Sc2ky$Dv2Bc.. 如果没有你们俩,我的死恐怕会更加痛苦,同时在一旁照顾我的妻子也恐怕会我吞噬吧。 ;xziig5qNm..
真的一切都受你们的照顾了。 fEG A\.C,y){..
儘管一直承蒙照顾,但不好意思,能够请你们协助我的妻子,一直到我死后出殡吗? 3D u$wr.}5VP0{..
这样一来,我也能安心地「上飞机」了。 ln:d S+edn(R&eC..
我衷心地拜託你们。
(R2wpeF..
1`|'O)D1j*w!p[x.. 最后,感谢一路阅读这篇落落长文章的读者,谢谢你们。 !m;UH4N2i$WX-J5R,c$M..
我要怀着对世上所有美好事物的谢意,放下我的笔了。
_!_/Z:M} VW8^0d.. N.m [ _)Y K^6A..
我就先走一步了。

2010-9-5 09:57 mlj117
这是什么情况了,希望一切都好

页: [1]


Powered by © 2002-2024 www.eXinQing.net